假LV流水线隐身网络平台1688网暗语订制高仿包

2017-03-17 08:36 来源: 新浪财经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3月7日傍晚,广州市越丽(国际)皮具城,拉着落地窗帘的档口开了一条缝,“跑货仔”拎着装有高仿名牌包的黑色塑料袋“串货”。

3月7日傍晚,广州市越丽(国际)皮具城,拉着落地窗帘的档口开了一条缝,“跑货仔”拎着装有高仿名牌包的黑色塑料袋“串货”。

在1688网,假名牌商家售卖高仿包,阿里旺旺概不回复。将顾客引流至微信交易。网站截图

在1688网,假名牌商家售卖高仿包,阿里旺旺概不回复。将顾客引流至微信交易。网站截图

3月6日,白云皮具城一个专卖高仿LV的档口,老板同时用四部手机的微信和客户联系。

3月6日,白云皮具城一个专卖高仿LV的档口,老板同时用四部手机的微信和客户联系。

3月5日傍晚,越丽皮具城北边不远的肯德基内,一名“跑货仔”向记者介绍自己带来的假LV、假Coach包样品。

3月5日傍晚,越丽皮具城北边不远的肯德基内,一名“跑货仔”向记者介绍自己带来的假LV、假Coach包样品。

“跑货仔”带来的假LV、假Coach包样品,每个都配有“发票套装”(包括刷卡银行小票、商场消费小票和海关单据)。

“跑货仔”带来的假LV、假Coach包样品,每个都配有“发票套装”(包括刷卡银行小票、商场消费小票和海关单据)。

  “你发来什么图,我就能做出什么货”,位于广州三元里的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简称白云皮具城),一位“拉客仔”直言,在他那里,没有买不到的“名牌”包。

  在一条高仿商品订制网购的链条中,白云皮具城及附近多家皮具批发市场,扮演着勾连“线上”和“线下”的关键角色。一方面,微商、淘宝店主、代购会从这里拿到LV、Gucci等品牌的高仿商品;另一方面,大量隐匿于微信、1688网上的造假工厂,也通过皮具城内的“拉客仔”和商家开展“订制”生意。

  尽管网络平台及地方工商部门严厉打击假货,从上世纪80年代自发形成的白云皮具城高仿商圈,依然能突破重围,如火如荼地在线上线下隐蔽经营。想在1688网搜索到名牌包厂家,还需使用暗语。

  1688网暗语“订制”高仿包

  商户通过1688网“订制”高仿品,“驴包”暗指假LV。

  周星是一名拥有多年经验的微商,在他看来,微商是一桩“产品即人品”的生意。但令周星郁闷的是,很多时候人们提及微商,都会让人想到毒面膜、假代购,以及各种似乎来路不明的高仿商品。

  和周星有一样感觉并非个体,新京报记者在网上搜索“微商烂脸”、“微商假货”等关键词,可以找到百万条信息。甚至作为许多微商进货地的1688网,也有200余万条搜索结果和假货“捆绑”起来。

  本月初,新京报记者以微商的身份登录1688网,该平台是阿里巴巴打造的全球最大的采购批发平台,淘宝上所能找到的商品,这里几乎都有。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名牌高仿商品得用暗语才能搜索到,如“L包V”、“驴包”(均指LV)、“香家女包”(香奈尔)等,仿冒商品根据仿真程度的不同,也用“A货”、“超A货”代指。

  以高仿Coach包为例,输入暗语“寇家女包”才能搜索到相关产品。搜索后,出现近30个商品,其中有22个商品图上印有微信号。一些商家图片上微信号打印的位置也很巧妙,刚好覆盖住品牌的LOGO。

  同时也有商家将微信附在商品详情中,由于阿里巴巴会对微信等关键词采取屏蔽措施,微信在这个网络平台上的叫法也五花八门,如“v信”、“薇信”等。

  “我们大多数都是做的品牌原版、原单品质,都是有字、有LOGO的世界名牌,你懂得!很多大牌款式没法上传,都会在微信公布。由于阿里禁售,阿里旺旺一律不回复,有任何疑问一概联系v(微)信”,一家网店在其页面的“温馨提示”开门见山。

  不过记者在该平台联系多家网店,却几乎无人应答,只有一家弹出了“不做回复,需要请联系微信”的内容。

  “在阿里成交,封铺怎么办?阿里上卖假货被抓到永久不能进入的”,一位电商坚决不肯在1688网交易,不过为了吸引更多1688网的客户,其在商品详情中,仍写着:“加薇(微)信好友时注明阿里的客户,阿里客户首单包邮”。

  数天内,记者在1688网站上,添加了20多个微信,他们均称是卖“高仿”包包的商家,并且可以看样“订制”。

  即便是加了商家的微信,也要使用暗语,“多少钱、价格”应用“多少米”代替,“包邮”用“包油”代替。也有商家将“上图号”和“下单号”分开,规避微信封号风险。

  防止被查,假货转移微信交易

  1688网、微信、淘宝等多渠道交易,看货选在地铁站。

  几经周折,新京报记者以微商的身份与电商谭飞取得了联系。在1688网,谭飞开了家名叫“广州市安心皮具有限公司”的网店,其妹夫易伟在1688网上也有“友盛利皮具厂”、“林氏皮具”等网店。

  新京报记者发现,无论谭飞还是易伟的网店,在1688网上交易额均为“0”。“眼下查得严,免得引起阿里注意和排查”,对此易伟解释称,他和谭飞所卖的名牌包,均为足以以假乱真的“A货”,之前与客户的首笔交易会在1688网上完成,现在均改在微信上交易。

  谭飞介绍,在1688网开店只是利用平台的知名度,作为窗口展示,他的店铺只有22件商品,商品详情显示为:“亲,有些心里话不必要在这里多说,原因很简单,你比我更清楚,这款包包是有字有LOGO的,是你想要的那款与众不同的世界名牌。薇(微)信见。”

  谭飞与易伟用来和客户进行交易的,是他们开通的9个微信号,这些微信的朋友圈也被用来展示他们主售的高仿LV等商品,还聘有客服帮忙打理。

  3月7日下午,记者还联系了一位在1688网上开店的商家黄新,在交钱与看货的先后顺序上引起了争执。

  经过几番协商,黄新表示其在淘宝也有网店,同时微信也可以交易,“第一次交易不放心,我们可以在淘宝进行”,并用微信发其淘宝网店链接。最终记者先付了订金,后看货,之后对方执意约在某地铁站看货,“担心被抓”。

  3月12日晚,记者在淘宝搜索“Gucci爱心包代购”,这款全球已经停产的包,仍有十余家代购,其中有四家称还有货。

  一家售价14820元的店铺称从法国代购,是否正品收到时“心里就清楚了”。另一家售价1395元的店铺称是从香港免税专柜代购,冲销量四折促销,支持专柜验货和二维码扫描。也有商家在加微信后直言,是“超A货”,跟专柜一样品质,要的话可以便宜。

  皮具城“跑货仔”的双重身份

  皮具城周边“跑货仔”昼伏夜出,运送高仿商品;客商拿货需核对微信号。

  网店店主谭飞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广州三元里越丽(国际)皮具城(简称越丽皮具城)的一名“跑货仔”。

  3月6日晚上7点多,广州越丽皮具城正门紧闭,南侧售卖纸箱的小店,却不断有拎着大黑袋子的人进出。小门几乎只能容纳一人通过,进出的人相遇在门口,都立马侧身闪过,装着高仿商品货物的黑色塑料袋在碰撞中哗哗响,只要不被撞倒,没有人停下脚步。

  30多岁的谭飞就是这些“跑货仔”中的一员,他要送货的档口在皮具城4楼。虽然档口也有货架,但没有摆放任何包包,十多平米的屋内,几个写着字的大黑袋子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档口的玻璃门用落地窗帘掩盖,有客商进来拿货,要核对微信号。

  几乎每个档口都是如此,一拨人头攒动后,走廊里就会剩下废弃的塑料袋和包装盒。这让人很难想象,皮具城白天几乎见不到人,每家档口都店门紧锁,只能透过窗帘隐约看到个别档口货架上的包包。部分档口门前还有招牌和微信二维码,其他只有门牌号来标示他的存在。

  “你要订货啊,上午10点之前不要联系我,我一般忙到半夜,早上根本起不来。”到广州四五年,谭飞的生物钟已经被打乱,除了送货,他还在微信接单。

  至于工厂,据谭飞说“离皮具城四五个小时车程”,有些“跑货仔”自己都不知道工厂在哪里。每天下午5点,由工厂送货到仓库,再由仓库送到档口。

  在皮具城外,也能看到不少手拎黑袋子的人。3月6日晚,在越丽皮具城南侧路口,停放着3辆面包车。后备厢敞开,上面写着车牌号、电话号码、微信号,提着黑袋子的人走过来,同样先对一遍号码,再往车上放货或者拿货。

  “这是串货,就是谁缺什么货,可以互相调一下”,谭飞介绍,在路口貌似暴露在大家视线内,但也最安全。“弄个仓库调货才麻烦呢,被查到就是证据。”

  位于皮具城北侧的肯德基也是大家交易看货的场所,到了晚上,几乎每个桌脚下,都有一个黑色塑料袋。看货、比货、拍小视频,热闹场面堪比中关村的咖啡馆。

  “拉客仔”串起海外代购线下生意

  商铺藏在住宅楼内,假名牌一应俱全,看朋友圈实物图片订货。

  从越丽皮具城往南三百米,是白云皮具城。这里白天的高仿商品交易,又是另一番光景。

  一走进皮具城,就有人走到旁边,轻声在耳边问:“要看包吗?高仿包包”,稍有迟疑,对方就掏出来名片,带着去看货。

  这些被称为“拉客仔”的人,带顾客去的店都位于住宅楼中。在用卧室改造的商铺中,可以看到高仿的LV、Prada、Gucci、Burberry、Coach、Chanel等“名牌”。

  “拉客仔”带人进店后并不离开,全程陪伴购物。店里的售货员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店里新来的顾客。询价后,售货员在计算器上敲出价格,转头就去服务其他顾客了。

  一名“拉客仔”说,由于零售和批发价格不同,用计算器展示价格是担心被不同类别的顾客听到。每卖出一个包包,他们可以拿到数十元的提成。

  相比之下,“拉客仔”们更愿意服务境外的客商。“他们不会多问,比价、看质量后很快就能成交”,据介绍,这些来自国外的代购拿货后,再回各自国家加价销售。记者也留意到,一名韩国男子购入满满一大包,付钱离开。

  与住宅楼的火爆场面相比,皮具城内的档口顾客稀少。档口只能摆出LOGO残缺的“白板”,无法看到现货,想看更多款式加商家微信。

  尽管皮具城周边竖立着警示公告:“小心‘拉客仔’误导您到商场外购买假冒名牌箱包,近日,在商场外住宅楼交易时已发生多宗敲诈、勒索、抢劫等违法犯罪行为”,但顾客想要找到更多的货,还得跟着“拉客仔”走。

  “海外代购”、“原单”、“A货”、“1:1”,在这些市场,包的分类方式让人摸不着头脑。一家店里的“超A货”,在另一家是“原单升级版”,比得则是谁的听起来更接近正品,而每一家有着各大品牌的商铺都称自己有厂,可以直接拿货。

  想要看更多的货就加“拉客仔”的微信,看朋友圈商品实物图片订货。订货后,拉客仔还可以帮忙邮寄。

  微商身份掩护下的“造假工厂”

  白云皮具城部分商家“前店后厂”,高仿商品附发票、报关单。

  1688网展示、微信和淘宝交易、批发市场拿货的这些高仿商品,又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白云皮具城二期一档口老板陈芸,在自己的档口直接摆出了自制高仿包“现货”。陈芸主要生产高仿LV包。经典款、时尚款,近百个不同大小的包包摆满了屋内货架。听到记者要做批发,陈芸说了好几遍:“你找对了地方”。

  陈芸自家有工厂,她很坦然地说起了自己的开厂史,十五六岁就不读书帮人卖包,2004年开始自己做,工厂一度没有工人,她亲手做包,车包车的手抬不起来。

  “我花了几十万学经验。工厂刚开的时候亏了四十多万,买回真包拆一遍,开版,一个得几万。五金、皮料、面料、里布,分不同的厂里做,不然怎么能仿的一模一样?”

  “我家只做高仿LV老花的,永远不过时。时尚款就发给其他厂做。也让其他工厂加工,必须达到要求……”但对于包的各种品质的叫法,陈芸说自己也晕,因而她只有两个价位的货,“你出什么价我就给你什么价位的货”。记者发现,陈芸的客户来自世界各地,其4个微信几乎全加满了客户。

  “你看这个订好了让我发迪拜,外国人也从这儿代购回去卖。”陈芸读书少,但店里来了外国顾客,她也能用英语交流。

  陈芸喜欢用地区备注客户名,她指着微信向记者展示,“西安的、武汉的,这些二三线城市都有,他们都开了实体店,一个包加一千多块钱,绝对卖得出去”。

  谭飞告诉记者,在广州,LV的仿造技术最为纯熟,“有图就有货”,需要哪一款都可以定制,其他品牌可以调货。

  高仿LV最新款小鸡贝壳包,顶级货1380元,4天出货,还配有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银联单、商场小票和购物发票,发票显示这款包12800元,从香港置地广场购入。“如果你卖给客户,如果对方没有要求,这些都不要给他,代购都不提供小票的。”谭飞嘱咐道。

  顶级货与正品,从手感、五金、排线上看,一般人很难分辨出真假。记者在易伟家购买的GUCCI爱心包,最顶级的货800元。专柜看后称公司规定,无法提供鉴别服务。鉴定机构也只是从提供发票的样式及内部序列号判断为假货。

  打假“暗战”仍在博弈

  高仿商品衍生假包装、假单据等“产业”;多次打击仍未禁绝。

  高仿商品还带动了一系列的造假“产业”,部分批发市场还形成“高仿商圈”。

  在白云皮具城一期南门的包装店,原版商品包装纸袋、盒子可随意搭配。购物发票、商场消费小票每张3元,每张2元的海关签单用手机扫描二维码,所显示出货地、价格、品牌、购物商场,也都可以“订制”。皮具城周边,发往法国、英国、迪拜、沙特等地的国际物流一家挨一家。每天晚上六七点,皮具城南侧的国内物流摊位前,纸箱包装散落,封包的胶带声“嘶嘶”作响。

  早在2012年,就有媒体报道,白云皮具城在不断升级改造,要擦亮广州“皮具商都”招牌,揭掉“A货集散地”这一标签。

  去年5月15日,拥有古驰(Gucci)、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等奢侈品牌的法国开云集团通过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起诉阿里巴巴集团,认为它纵容了自己电商平台上的售假行为。

  同年9月,广州经侦大队对分散在广州不同区域的4个团伙统一展开收网行动,查获假冒皮革生产线2条和大量皮料,以及各类假冒LV成品、半成品6000余件等,“价值”近亿元。警方在排查中还发现这些团伙在中东迪拜的仓储、销售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查收涉嫌假LV、假CK等假冒奢侈品6万余件。

  但一系列的治理和打击,并没有使高仿商品在市面上禁绝。

  3月7日晚,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陈芸家看货,想订几款包。陈芸大呼:“你们来得早我肯定没开门,今天有人查”。当天晚上,陈芸也没有大意,关掉店内的大灯,只留台灯供顾客看货。到了7点多,店里伙计突然走进来用方言说了句话,陈芸立即关了灯,并催促道“赶紧走,不用付款,明天再给”。

  但是陈芸的生意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上门看货、拿货的顾客仍然源源不断。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