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手机为何欠巨债 离职员工:贾跃亭没想骗钱

2017-08-10 10:52 来源: 澎湃新闻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乐视总部大厦大堂扎起的帐篷,讨债人喇叭里反复播放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声,无一不在提醒,这场乐视系资金链危机,仍在发酵。而引爆这场危机的,正是贾跃亭深度参与的手机业务。

  “现在整个手机团队算是名存实亡,裁员80%都裁掉了,(业务)基本属于停滞状态,网点也在不断地收缩……”近日,一位已经从乐视离职的中层员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谈及他奋斗过的乐视手机业务,不无惋惜。

  乐视手机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构造的乐视七大子生态之一。

  “手机业务老贾参与程度非常深,他是2014年11月份回来的,从2015年的元旦开始,每周日手机的例会,基本上下午三四点钟开始,基本上都不会早于十一点结束,偶然会开到凌晨两三点。”这名已经从乐视离职的中层员工对澎湃新闻说。

  起步于2014年的乐视手机,曾有过相当辉煌的战绩:是国内销售破百万台最快的国产手机品牌,创下行业最快破500万台销售记录,截至2016年共完成了约2000万台的出货。

  销量飞升的背后,是巨额的亏空。仅在2016年11月,乐视手机资金链危机爆发之初,乐视仅对两家零部件供应商仁宝及信利的欠款就合计高达7亿美元。

  前述已从乐视离职的中层员工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乐视移动欠供应商款由三方面因素造成,第一个当然就是定价,定价毫无疑问还是老贾为核心来定的嘛。第二是在资金挪用上,他手下几大子生态资金是他自己在自由挪用调动的。第三个就是在区域的销售和回款上产生了问题。”

  在定价逻辑上,这名乐视中层举了乐1S的例子,(乐1S)立项成本大概一千二百七八十元这个水平,“老贾把供应链的负责人叫在一起,定一个目标说如果我们做到了500万台(销售规模),成本能降到什么水平,我们供应链当时的负责人承诺是1050元……老贾就定1099的零售价,实际上最终机器做到600万台成本还是在1200多元每台。”

  这意味着,乐视每卖出一台乐1S手机,至少要亏100多元。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乐视对上述细节置评。

  在此之外,资金挪用和销售回款问题,进一步加剧了乐视手机的资金压力。

  “我对老贾的印象一开始是这个人有理想勇于创新,到逐渐发现其实老贾核心的技能是传播,和在上市和非上市体系之间做账。”前述已从乐视手机离职的员工对澎湃新闻记者这么评价贾跃亭。

  在他看来,贾跃亭本质上来讲不是想骗钱,本质上和旁氏骗局有区别。他是一个想做大事的人,但“老贾另一个致命缺陷是对产品有不切实际的追求”,“但他又不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

  下为澎湃新闻记者与这名乐视中层的对话实录:

  【贾跃亭为什么要做手机】

  澎湃新闻:2014年的时候,乐视当时为什么要做手机?

  前乐视中层员工:实际上,贾跃亭在2013年9月、10月的时候就想着要做手机了,所以一开始他找了一些手机相关研发的人员,主体还是联想这边(的人),梁军那边找了些人做了些前期的研发。

  为什么要做手机呢,我认为是基于两个考虑。

  第一个考虑是,在视频网站往移动端(转变)的时候,乐视网大大地落后了。落后的原因一个跟推广和传播的重视程度有关,乐视以往都是在PC端做得相对成熟一点。另一个也跟乐视网的内容有关,乐视的内容都是长视频,而优酷土豆这种短视频为主的网站显然移动端更适合。

  怎样突破在移动端的用户量,显然自己做手机、做移动设备是一个方向,这样可以和自己的手机做深度的融合,而且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探索,还是有不错的效果。

  澎湃新闻:乐视手机为乐视体系带来了多少价值?

  前乐视中层员工:乐视从2014年开始决定做手机, 2015年的5月19日开始销售手机,到了2016年底基本上销售了两千万台左右,这些手机基本配置属于前沿档位,是比较有性价比的配置,尤其在视频应用、使用感受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手机给乐视网)移动端的日活用户带来了很大量的增长,这是我认为(做手机)给乐视网带来的直接价值体现,毕竟手机产品在2014年到2016年还是受关注比较高的品类,因此整体给乐视这个品牌影响力带来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

  【手机业务老贾参与程度非常深:每周日手机的例会要开七八个小时】

  澎湃新闻:乐视手机的团队是怎样的?

  前乐视中层员工:乐视做手机的团队主要的架构来自于联想,尤其是初期,后期增加了华为等其他品牌的人员。

  澎湃新闻:手机团队的激励机制是?

  前乐视中层员工:激励机制是两个方面,老贾是把自己乐视网的股票给部分员工签代持协议,相当于赠送一部分,另一个是把乐视移动的股份分出一部分来。

  澎湃新闻:第一台手机研发成功是什么时候?调试了多少次?有哪些修改?

  前乐视中层员工:老贾这个人是个野心比较大的人,所以我们第一代手机有三款,其中售价较高的两款是基于高通的(芯片),低的那款是MTK(联发科)的。

  样机在2014年的10月、11月左右就出来了,但是当时大家有许多不满意,一个是高端的机器上没有指纹,这个就临时调整增加指纹,第二个是整体的厚度和质量还是有问题,偏厚偏重,第三个就是屏幕太容易碎,因为追求所谓的无边框,传统的手机旁边都有个框把液晶屏包在里面,但老贾的思路就想要跟别人不一样,我们的液晶面板包括玻璃板是盖在这个框上,实际上是把框压在下面的,在这种情况下手机稍有磕碰,边角和屏幕就很容易碎掉,碎屏率就比较高,这是当时大家顾虑的问题。

  澎湃新闻:对于手机业务,贾跃亭当时是如何参与的?

  乐视手机员工:手机业务老贾参与程度非常深,他是2014年11月份回来的,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从2015年的元旦开始,每周日手机的例会,基本上下午三四点钟开始,基本上都不会早于十一点结束,偶然会开到凌晨两三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