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重仓乐视网私募悲喜三年:世上没后悔药

2018-02-09 11:2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调整字体

  2月8日,乐视网(300104.SZ)在以跌停开盘3分钟后,即在逾20亿元资金的涌入下打开跌停。

  但这一丝曙光,似乎已经与张军(应受访者要求,张军为化名)无关。

  作为一家重仓乐视网的小型私募公司大股东兼负责人,在乐视网自1月24日复牌,并连续出现的11个一字跌停板中,张军以“两融”方式的持仓已经遭遇强制平仓。

  “如果重来一次,我不会选择如此重的仓位买乐视网,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卖。”2月8日,张军说。

  而在乐视网跳跃的盘面数据背后,注定有更多故事,将会作为A股市场未来投教工作的典故。

  从极度看好到悲观被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遇张军是在2017年7月17日下午。

  那一天,仍未从“乐视系”债务危机中脱身的乐视网,召开了被称为“史上最短”的股东大会,以选举包括孙宏斌等人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

  作为乐视网的机构股东,张军当天特意从深圳赶到北京,希望能通过面对面的方式与乐视网新董事会成员交流,对上市公司后期发展计划,作一次最新的、彻底的了解。

  但随后发生的一切并未如张军所愿,在那场股东大会中,面对在场投资者以及媒体的激烈提问,乐视网仅在提案进行投票后即匆匆结束,前后耗时不过15分钟。

  这一次股东大会,导致张军对持股乐视网的心态第一次生变。

  作为一家注册地在深圳前海的私募机构合伙人,虽然公司成立于2013年,且直到2016年才取得金融牌照,能够对外发售私募产品进行募资,但早在2015年8月,张军即开始以个人账户多次买卖乐视网。

  “最开始以个人账户买的乐视网肯定是盈利的,但关键就在于公司拿到牌照后发了产品,然后又继续买了乐视网,目前持有市值在3000万元左右。”张军说。

  谈及当初的买入初衷,张军表示虽然自己公司规模小,员工也只有寥寥数人,但长期以来一直坚持价值投资,“2016年年初的乐视网,无论是营业收入、净利润还是市盈率、成长性,都可算是互联网企业中颇值得投资的标的”。

  然而正是这笔投资,随着“乐视系”债务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地波及乐视网,使张军最初的估计落了空。去年7月的股东大会后,张军开始重新审视乐视网的未来,但相比此后心态的变化,当时仍显乐观。

  彼时,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乐视系”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但乐视网所具有的资产、业务仍算优质,加之孙宏斌入主董事会,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这一层因素的影响,只要乐视网早日复牌便不至于有太大影响。

  不过此后事态的发展再次出乎张军意料,乐视网自去年4月中旬宣布停牌后,在停牌满6个月时仍未复牌,并持续停牌至今年1月23日。

  停牌逾9个多月,乐视网多次出现利空,其中便包括贾跃亭远走海外、乐视控股及其关联方无法偿还超过75亿元关联欠款,以及对乐视影业收购失利。

  “过去一直希望乐视网的停牌重组能有点成果,就算没有进展也可以早点复牌,这样不至于坏消息一直积聚,到复牌后集中体现在股价中爆发。”张军说。

  “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乐视网涨跌,已经与我没有什么关系。”2月8日,张军略带消沉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当天,乐视网股价在复牌连续11个跌停后,跌停板终于被撬开,股价也大涨超5%,吸引市场无数目光。此前2月7日,乐视网成交量即迅速放大,为次日跌停板的被打开埋下伏笔。但目前这一切于张军而言,已是“陌生”的过往。

  在过去与张军的接触中,他曾数次提及自己持仓乐视网的市值与目前公司管理规模接近,同时此前买入乐视网的资金部分来自杠杆。

  “当初持有乐视网的3000多万市值中,本金1600多万,其余是融资融券买入的,说实话杠杆并不高,不到一倍,因为公司一直都计划得很小心,”张军说,“乐视网长期不复牌,我们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很大。”

  张军透露,在乐视网迟迟未复牌的9个月时间中,公司已先后为此付出近300万元的利息。而如今乐视网虽然在2月8日股价大涨,但在此前连续11个跌停中,张军持有的乐视网股权已经出现爆仓。

  “2016年买入乐视网的价格在除权后的16块附近,爆仓线大概是11块,到8块时我的本金就全部损失。我不仅将很难对公司客户交代,自己的财富也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张军说。

  Wind资讯数据显示,2月8日,乐视网成交量8.78亿股,成交金额达41亿元,创下历史天量。而在乐视网还未复牌前,为缓解公司的经营压力,张军曾一度动员公司员工走上开专车的道路。

  谈及此次投资乐视网给自己带来的经验与教训,张军说第一点是自己认识到仓位过于集中所带来的惨痛后果,同时也让自己重新评估对“价值投资”的看法。

  “出于价值投资,我们重仓乐视网,但价值投资有时又容易让人陷入陷阱,因为是出于对公司未来成长性的预期判断,而这建立在对公司业绩等各方面的评估中。但谁能知道2017年乐视网会在停牌后出现业绩巨亏,而且恰好2016年年末的停牌和2017年的停牌我又都赶上了呢?”张军说。

  同时,张军也谈及由于乐视网的长期停牌,使公司最终没有抓住2017年A股向蓝筹股、白马股的行情转变,这令其同样懊恼。但他也坦承,目前只能如此,要为自己曾经的选择买单。

  值得注意的是,也许在乐视网投资者中,类似张军这样的“融资客”数量并不少。根据去年10月27日深交所披露的数据,乐视网融资余额仍高达32.97亿元,这一数据彼时排名全A股前30位,在创业板中仅次于东方财富(300059.SZ)。(记者 饶守春)

责编:江婧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