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份自动驾驶路测报告发布

2019-04-02 11:12 来源: 央广网
调整字体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日前,中国首份自动驾驶路测报告由北京市交通委、公安交通管理局、经济和信息化局正式对外发布。在这份名为《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2018年度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的文件中,北京自动驾驶管理小组披露了8家公司过去一年在北京进行自动驾驶路测的情况,包括百度、蔚来、北汽新能源、小马智行、戴姆勒、腾讯、滴滴、奥迪。

  《报告》显示,2018年,54辆自动驾驶汽车在北京的道路上测试了超过15万公里,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独占其中14万公里,余下7家企业每家在北京驻守1-2辆测试车,总共贡献了1.3万公里测试里程。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报告与已经发布的历年加州公路管理局自动驾驶路测报告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加州报告中最核心的是两个数据:一为某公司在加州测试自动驾驶车的总里程。二为自动驾驶测试中发生的“脱离”数。两者相除所得的数值,术语叫MPD,即一辆自动驾驶车平均跑多少英里脱离一次。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的MPD值越高,在大体上就意味着这家公司的自动驾驶技术水平越高。

  不过,北京的报告并没有统计路测过程中出现的人工干预次数,以及由此计算而来的MPD值,只是统计了每家企业的路测车队规模和路测里程。这样的指标,是不是可以衡量出各家企业的自动驾驶技术水平呢?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昨晚在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解释说,这些数据的参考意义都不像外界所说的那么大:“北京发布的报告,应该说是基于中国自动驾驶的一个初阶段,发布的数据尽量体现了主要的数据,同时像人工干预次数这些数据本身来说,它的测定标准并不一致。另外,8家企业,其中一家达到13万公里,另外几家的行驶里程不足500公里,都比较短,所以在做对比的时候缺乏一个同等标准,很多这种短里程缺乏足够的样本量,人工干预的次数本身由于样本量太少,因此参考意义也并不是特别准确,没有必要按照美国加州标准去做公布。”

  另外,加州路测政策更开放,在上路许可、路测情况统计上都采取企业报备制。而本次北京发布的报告显示,北京的路测把安全性看得很重,测试车需要先在海淀等基地进行封闭考试,满足条件后才能在公开道路上进行测试。同时,路测数据的披露是由监管机构负责而非企业自行上报。

  对此,崔东树表示,这比较符合国内的现状,从长远来说,更有利于自动驾驶技术被公众接纳。他说,客观而言,中国的自动驾驶方面,可能由于公众接受的信息并不是特别完整,如果出现事故,容易形成社会的一些偏见或者误解,对自动驾驶带来一些测试上的不便利,这样反而对自动驾驶和对公众都会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把安全放到第一位,这样其他社会车辆和社会人群对自动驾驶会抱有一种正常的接受心态,同时让自动驾驶的一些企业绷紧安全的弦,防止在不是特别成熟的情况下过度地为了实现数据的积累,导致出现一些问题。因此要在安全第一的情况下,推动社会对这种驾驶的努力探索。

  也因为对安全的重视,北京方面在文件的表述是北京地区“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已‘安全’行驶超过15.36万公里”。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国内的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还未出现过安全事故。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此前曾表示,对自动驾驶:“鼓励探索,要确保安全”,这代表了中国管理部门对自动驾驶未来的态度与要求。“自动驾驶是交通运输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我们对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应用高度重视。2018年4月,交通运输部和工信部、公安部联合出台了智能网联车道路测试管理规定的试行办法,第一次从国家层面就规范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做出了规定。去年7月份,交通运输部还出台了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场地建设技术指南暂行办法,指导各地对封闭场地测试的建设进行指导。”李小鹏说,“讲这些主要是体现我们对这项技术的重视,特别是对这项技术应用的重视。自动驾驶的发展对于保证安全、提高效率、改善服务、发展产业都有重要的意义。我们的原则是鼓励探索、包容失败、确保安全、反对垄断。”

  在北京市监管部门发布的这份报告中,还提到了过去一年北京地区为营造自动驾驶路测环境做出的工作,包括《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测试路段道路要求(试行)》等标准文件的出台,以及北京经开、海淀、顺义、房山四区共开放123公里自动驾驶测试道路等。如今超15万公里的路测里程,算是对这些努力给出的初步答卷。

  但正如上文提到的,目前,北京乃至国内仍然缺乏能够衡量自动驾驶技术水平的标准,自动驾驶的产业化仍然面临种种困难。对此,北京市交通委、经信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提出了下一阶段的三个重点工作:完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评价体系;逐步扩大自动驾驶测试区域和测试道路范围;研究推进自动驾驶载人测试工作。

  崔东树分析,这几点工作都是目前急需完善的工作,很必要也很紧迫,“尤其是测试评价体系,应该说是一个纲领性的引导性文件,对自动驾驶的技术发展与企业的突破重点都有一个重大的指导意义,对推动整个中国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有一个方向标的作用。这方面的难度极其巨大,前瞻性要求极高。同时,逐步扩大自动驾驶区域跟道路测试范围,这方面有巨大的现实意义。比如公共道路、区域内道路这种封闭道路等特殊道路或特殊环境,对车辆的要求提出了很高的需求。这种情况下,自动驾驶需要在部分条件、部分道路,尤其比如封闭环境特殊道路进行测试,以实现高效运作作业,这样将对提升整个物流运输效率等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记者张明浩)

责编:柳昕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