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又有好去处了 万山为佛 曲径通幽而凉爽

2017-07-17 15:06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 冬天,和同事们去通道看万佛山。不料第二天下了很大的雨,气温极低,寒冷像很多尖锐的牙齿,不停地啃着皮肤,生痛。雨脚细密,打湿了我们的鞋面,脚早已麻木。有两个同事几乎就要放弃了。在我和久姑娘的坚持下,才终于得以成行。

  

  当我们下车的时候,雨还在哗啦哗啦地下。万佛山,我念着入口处的三个字,我终于来了。进得门来,是一溜长廊,长廊上迎面一副对联:鱼跃莲池,欣伴侗歌迎远客;鸟啼柳浪,合弹琴曲动长廊。遂觉得诗意如雨水溅起。

  我们穿过长廊,进入山中。一入山中,雨竟然小了,只听得四周发出春蚕吮叶般静谧的声音。幽静的山谷,安静的潭水,细语的溪流,曲径通幽的山路,一下子就把我们俘虏了,我们心生欢喜。

  山色空濛。

  灰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白色的、褐色的树参杂在一起,使得山谷斑斓多彩。山间浮着一些白雾,像从地底、从树根、从枝、从叶里生出来的一样,这使得山有了一些朦胧的美。鸟儿的声音就从那云雾里传出来,格外婉转,像侗妹的情歌一样好听。

  我曾听过侗族大歌,那干净清澈的歌声不受红尘半点污染,犹如这山间的空气一样清冽通透;质朴的歌词就如这山这树这水一样自然成文;那深挚的情感更似这拔地而起的磐石一般不可动摇。那深情的山歌,是情,是意,是智慧,是灵魂,是诗意的生活,是浪漫的情怀。

  山间小道上,飘落地面的浅黄、棕红、黄中带绿的落叶,似乎是冬天写下的一阕寂寥的词。晶莹剔透的水珠则垂在叶尖、藤上、枝上,像一颗颗闪亮的文字,又像灵感的光芒,剔透,纯净!

  

   万佛山  摄影:红粉飞飞

  那从草丛、从林间长出的红褐色的巨石,更是让我们惊讶得合不拢嘴。这就是传说中的丹霞地貌吗?久姑娘抬头仰望着巨石异常兴奋,不虚此行,值!

  万佛山对我是新鲜又神秘的。两旁山峰直逼云天,险峻的大山仿佛被从中劈开。往上仰望是山,前后左右是山,你一转身鼻子似乎就会碰到山。路在山间延伸,溪流在山间蜿蜒。在这里,山就是林,林就是山,好像世间只剩下山。每一座山有每一座山的姿态,每一座山有每一座山的表情,但却都有着佛一样的庄严,让人心生敬畏。我似乎明白了这里为什么叫万佛山。

  偌大的山中只有我们四人,显得空荡荡的。悠闲的云雾像窜门的人,在一座座山尖缭绕嬉戏;幽幽的深谷显出骇人的清静和阴冷。隐隐约约,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像一条水蛇潜藏在心深处。因为在这些如林的巨石面前,我们渺小如蚁。

  但此时,雨却体贴地停了,天空有了一丝霁色。我的心情忽又明朗起来。

  

  万佛山栈道  摄影:幸鹏

  悬崖上的栈道像一条盘在山中的巨龙,带领我们一直向山顶爬去。走在上面,我心里却想,这栈道要是垮了可怎么办?身下可是万丈深渊啊。我双脚有时难免发软。

  山肩,有一指示牌,上书“万佛寺寺门遗址”。我这才注意到,几块长满了青苔的厚大的方砖静默地和山体结合在一起。光看这厚重的方砖,便可见当年建寺的艰难。悬崖绝壁,路遥山陡,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山都备感艰难。奇怪了,当年是谁选择在这里建寺的呢?

  有人说,西藏的寺庙之所以与山合为一体,是因为他们相信:神灵在离天更近的高处。那么这座古老的万佛寺建在这里,是不是也是这样呢?我不得而知,只是觉得,站在这高耸的山崖上,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快慰。

  

  万佛山顶  摄影:多布

  我一鼓作气登上山顶。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快看,是谁随手一撒,撒落这许多的山在这里?是谁随手一捏,捏成这千姿百态的峰?像城堡、像宝塔、像针、像柱、像峰林;是谁挥笔一画,赋予它们如此繁多的色彩?墨绿的山顶、红色的山身、五色的树林;又是谁打开云库,拨来这如浪的缥缈的云海,如梦的迷蒙的青雾?像山间的精灵,像织女的素锦。

  那一座座周身被风被雨被云被雾磨得浑圆的山峰,分明是侗家女子的玉簪螺髻;那色彩斑斓的层林,分明是恬静、柔和又多彩的侗锦;那山头的草树恰似侗家阿妹头上繁多的发饰。

  山是红色的。山间的红树在这深冬像一树树烈焰,照亮了灰色的天空,点亮了被雨雾蒙住的眼睛,温暖了我冰冷的身体。即使在这阴雨的寒冬,使得山热闹而不凄凉。

  山是红色的。它们如悬在烟雨里的一盏盏红灯笼,发出朦朦胧胧的红光。

  山是红色的。它的名字赋予它美丽的色彩。“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这便使得山添了一份诗意、浪漫和神秘。

  此刻,那莽莽苍苍的万佛山向四周铺展开去,像雨中一朵巨大的红莲,花瓣参差错落,而我就在莲的中央。静立烟雨中,淡淡的、青色的雾温柔的笼罩着我,万佛山如同佛一般慈祥地注视着我。山巅风急,如漩涡,我却感受到了一种悠远的宁静,引发出悠远的思绪。

  自古以来,高山的苍凉、壮阔和空旷,寄托着人们太多的情感:年逾花甲的李白爬上敬亭山,留下“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千古绝唱:老友零落殆尽的无限伤感、无尽的孤独袭上心头。辛弃疾登健康赏心亭,“遥岑远目,献愁供恨”,极目遥望的山岭,引起的是他对国土沦落的忧愁和怀才不遇的愤恨之情。

  

  万佛山  摄影:何志鸿

  今天,我站在这里,看到经历了沧海桑田巨变的万佛山,在饱尝了风霜雨雪的洗礼后,却变得淡定而从容;历经千年万年的打磨,它反而让自己的形象日臻完善:十莲卧佛、 合掌峰欢喜佛、 千岁峰、撑架岩、仙人居、金龟觅食、天生鹊桥、平坡岩门、三十六弯迷宫……在不断的磨砺中,它创造了人间奇景,却不悲不喜。我想起沐风亭里的那副对联:且借一亭赊月色;欲随万佛沐清风。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