腼腆到一定程度就是社交恐怖症?是否利于进化

2017-03-21 10:26 来源: 医脉通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有人认为,腼腆(shyness)是人类正常的情感反应,具有进化学意义,如避免个体卷入有害的社会关系;另一些人却认为,腼腆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反而不利于进化。

   

  另一方面,近年来的队列研究显示,社交焦虑障碍(社交恐怖症,SAD)的患病率较前些年升高。这也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论:目前SAD是否存在过度诊断的状况,如正常的腼腆被过度诊断为SAD;或者SAD在此前诊断不足。无论如何,明确正常的腼腆与SAD之间的界线具有重要意义。

  腼腆

  腼腆又称“社交沉默”,通常指:1. 社交及人际情景下表现为焦虑、抑制、沉默,或同时存在多种;2. 害怕被他人负面评价。腼腆是一种集合了社交焦虑及行为抑制的正常人格方面,被视为一种稳定的气质类型,且相当常见:全美共病调研(NCS,n=5877)中,26%的女性及19%的男性将自己描述为“非常腼腆”(very shy);NCS青少年研究中,近50%的受访青少年认为自己腼腆。

  相比于非腼腆个体,腼腆的人的社交焦虑及社交情境下的难堪程度更高,自主神经反应也更强,尤其是脸红。另外,腼腆的人共病轴 I 疾病、拥有内向或神经质的比例也更高。

  研究显示,气质和行为抑制是心境及焦虑障碍的危险因素,并且与SAD存在强相关性。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个体的腼腆程度在婴幼儿期大幅升高,在童年期趋于稳定。童年期的害羞程度,而非婴幼儿期,可预测青少年期焦虑、抑郁及较差的社会功能。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腼腆的人社会功能往往并无显着损害,甚至高于平均水平;相比于其他人,对生活的满意度也并无显着差异。

  个案:她在社交场合总站在后边

  M女士,35岁,已婚,全职会计。她认为自己一直是一个“安静而含蓄”的人,诉青少年期有为数不多的一些朋友,“有时”(sometimes)会参与团体活动,但基本都是作为跟班,而非带头组织者。

  M女士有两三个密友,每个月社交几次,但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是与丈夫和两个孩子共同度过。与生人见面或在社交场合面对几个人说话时,M女士常站在后边,也不怎么说话,尤其是在谈话开始时。她有时会担心其他人可能不喜欢她,但即便这样,她仍在试图融入谈话之中。

  M女士的工作表现很好。她尝试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但仍免不了与同事沟通。尽管她在开会时更倾向于不说话,但如果需要,她也可以表达观点。M女士对自己社交生活的数量和质量表示满意,工作状态也挺好。

  社交恐怖症(SAD)

  DSM-5中,社交恐怖症个体对他人可能观察、研究或评价他们的社交场合有强烈的害怕;这些场合包括当众演讲、与陌生人会面、与他人一起进餐等。由于这些强烈的害怕,患者通常回避社交场所。基于焦虑的来源及内容,SAD可与其他焦虑障碍鉴别开来;同样是社交功能障碍,SAD表现与孤独症谱系障碍同样显着不同。

  美国成人中有约7%存在社交恐怖症。首次症状出现的平均年龄是13岁,75%的个体首次出现症状的年龄在8-15岁之间。至少30%的SAD患者共病心境或焦虑障碍;另外,SAD也常共病回避型人格障碍,甚至有人认为,SAD和回避型人格障碍是同一种疾病。

  DSM-5中,当患者存在以下症状时,可诊断为社交恐怖症:

  ▲ 对一种或更多种社交场所的极度害怕或焦虑,因为在这些情境中,他人可能观察、研究或评价个体。

  ▲ 害怕他们的行动会被他人羞辱或拒绝,或表现出焦虑症状(如出汗或发抖)。

  ▲ 社交场所几乎总是导致害怕或焦虑。

  ▲ 回避社交场所,或忍受着强烈的害怕或焦虑。

  ▲ 害怕或焦虑超过了社交场所所带来的实际危险。

  另外,害怕、焦虑或回避通常必须持续至少6个月才能诊断。这些症状并非躯体疾病或酒药所致,且已经对患者造成了严重的痛苦,损害社会、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

  个案:一让他讲话就逃课

  J先生,50岁,单身,诉与他人互动或在他人面前讲话时感到显着的焦虑,害怕自己说出一些“很傻”的话让自己难堪。J先生称,这一情况从儿童期已经存在,自己在班里从不举手,被要求讲话时常常逃课,只有一个朋友。

  由于不敢在班里讲话,J先生在高中毕业后没有上大学,毕业后在快餐店从事过很多工作,但目前赋闲在家。

  尽管J先生认为自己是个努力的员工,但在先前的工作中,他总是很难与顾客和上司沟通。他很想再就业,但对于申请和面试工作感到高度焦虑。

  J先生从未结婚,只相过几次亲。有时候他还是想深入发展关系,但又害怕被拒绝。直到现在,他还是只有一个朋友,每个月沟通一次。

  量的不同,还是质的不同?

  究竟是腼腆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诊断SAD,还是说,腼腆和SAD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况?

  谱系假说

  腼腆和SAD有很多共同特征,如自主神经唤起、社交能力受损(如目光厌恶、难以启动和维持谈话等)、回避社交情境、害怕负面评价等。另外,腼腆和SAD均具有高度的遗传倾向:若母亲存在上述情况,孩子出现类似情况的风险显着升高。

  然而,一个问题在于:如果SAD真的是腼腆的极端形式,那么所有(或几乎所有)的SAD患者均应属于腼腆的类型。事实上,只有不到一半的患者报告称,自己在童年期是一个腼腆的孩子;考虑到腼腆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气质类型,此现象令人生疑。另外,美国只有很少一部分人(12%)自认为害羞的个体症状符合社交焦虑障碍的诊断标准。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典型社交恐怖症的个体也并不总是比腼腆的人更腼腆。这意味着腼腆和SAD的关系可能并不简单。

  性质不同

  尽管存在一些相似之处,但腼腆与SAD也具有很多差异。例如,相比于腼腆:

  ▲ SAD共病其他精神障碍的比例更高。

  ▲ 回避及功能损害的程度更重。

  ▲ 生活质量更差。

  既往有研究对SAD、腼腆但无SAD及非腼腆个体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腼腆但无SAD的个体在表现上更接近于非腼腆个体,而非SAD患者,尤其是在功能损害、物质使用及其他行为问题上。

  目前认为,腼腆与SAD既存在量的不同,也存在质的不同;换言之,腼腆到一定程度时的表现与SAD存在重叠之处,但两者并不相同。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